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9

巴黎东郊失落的后现代建筑群「未来的纪念品」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

风格优雅的奥斯曼式(Haussmannian)寓所、由鹅卵石铺就的长长甬道以及旧世界的咖啡馆和院墙:巴黎的中心城区总是让人迷醉。然而,当你漫步来到巴黎的东郊,你将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。它就像是一个失败的“巴别塔之城”,许多风格诡异的后现代建筑凌乱而倔强地矗立在这片土地上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多数建筑物失去了往日的色彩,腐朽崩颓、人去楼空,成了它的宿命。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2

如果你以为这是末日题材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景象,那你想得一点都没错,已经有多部好莱坞反乌托邦题材电影在此取景,例如《1985年的巴西(Brazil in 1985)》以及2015年年初上映的《饥饿游戏》第三部。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3

在过去几年中,摄影师劳伦·克洛南塔尔(Laurent Kronental)一直在拍摄巴黎的大诺瓦西区(Noisy-le-Grand)的后现代建筑。这些建筑在二战后建设完成,最初用来安置农村来的贫民和外国移民。他的这一拍摄计划叫做“未来的纪念品”(Souvenir d”un Future),计划在多个巴黎郊区拍摄完成。克洛南塔尔想要用这一组照片向依然住在战后大型社会住宅区(Grands Ensembles)里的巴黎老人致敬。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4

大诺瓦西区的这些后现代建筑由西班牙建筑师里卡多·波菲(Ricardo Bofill)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设计完成。受到乌托邦思想的影响,波菲尔想要在法国建起一个“太空之城”(City in Space),并为其他城市提供参考。按照最初设想,“太空之城”将容纳各个社会阶层的人,同时还有一个大型的地标建筑。鲍菲尔把这个地标称为“大宫殿”,它拥有610间公寓,远看就像是一片超现实的钢筋之海。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5

最近,里卡多·波菲在接受法国《世界报》采访时承认自己的建设宏图失败了。他没能改变这座城市,他把乌托邦设想得太美好、太简单,他以为自己能够通过建筑改变一切,但是到头来“什么都没有发生”。愿景中的多元化社区并没有组建起来,住在“大宫殿”里的居民只有无尽的孤独相伴。不健全的基础设施和住宅间相互隔绝的天性都加速了城市的凋亡。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6

如今,城市规划者们已经在讨论对该地区进行整改拆迁。住在这里的居民大多感到被社会所遗弃,但却依然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和生活的脉动。2006年,居民对拆迁方案发起了强烈的抵制运动,市议会不得不放弃了这一拆迁计划。尽管看上去不伦不类,这个失败的未来之城已经变成了他们的无望之家。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7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8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9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0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1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2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3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4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5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6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7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8

the-future-of-souvenirs-19

《巴黎东郊失落的后现代建筑群「未来的纪念品」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